攸悠空

我有桃源,故人万千

无题·政非

忘川风华录设定,本人为其中一名无脑使君

脑洞开的有点大过头了

不会取标题,就这样吧

可能会有大量错别字,为本人用词写法习惯

主韩非,毕竟我对韩非情感更深(doge



当韩非看到狱卒端着毒酒向他走来时

他的内心除了惶恐,还有绝望

他无法想象嬴政会向他痛下杀手

狱卒见惯这种表情,已经麻木

见到韩非因震惊而犹豫,便大声催道:

“秦王之令,不可违!”

韩非端起这杯毒酒,与嬴政的交往涌进他脑海

如今走到这一步,他依旧无法割舍

他相信嬴政也是

韩非停顿片刻,一饮而尽

觚从他手中滑落,他无力地倒在地上

为什么到临死前还想再见他一面?

为什么到临死前最后一瞬还在想他?

他含着泪,带着思念和不解,永远地闭上双眼

狱卒捡起觚,面无表情地走出去

他的任务完成了


忘川是个好地方

这是韩非面对忘川的第一想法

他跟着一个猫一样的玩偶穿过黑暗

来到这个神奇的地方

一个白毛小丫头坐在他面前,惊奇地看着他

“欢迎来到忘川”

她怀里抱着那只猫玩偶

“这里是忘川郡,古今风流名士,都汇聚在这里”

“我是忘川郡的使君,问先生何名?”

韩非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对这个看上去天真的小丫头道

“我叫韩非……”


各个朝代的名士都在这里,不论先后

韩非在这里发扬自己的兴趣,开始攻读各朝史书

偶尔,魏征会在凌晨三四点钟

把他从床上拖起来让他讲法

偶尔,李白会突然破门而入

告诉他从曹植那里骗来一车酒喝不完邀他同去

偶尔,他会和使君一起

坐在九泉之井之前,等喵灵偶寻来新的名士

使君无奈地对他说:

“今日又失败了,请韩先生先回吧”

“我要去看看上官婉儿送来的话本”

韩非也不好要求使君继续尝试

毕竟前几天两人找来的一百来个喵灵偶都用完了

现在要去筹备新的


这几日,韩非也暂时忘了嬴政,认真地管理起知交圈

他认为使君干过最愚蠢的事就是教会名士玩手机

韩非干起老本行,开始写忘川法

竟抓获大量偷账赖账私斗行为

这使他忙不过来,无暇顾及使君

使君除了寻英,也要做很多事

比如说劝架,以暴制暴


前天午夜,高渐离来到忘川

韩非早就听后世名士说过

这位筑师曾策划刺秦,失败后自毁双眼

他开始没日没夜地缠着高渐离

让他讲讲见到的秦王

“唉……虽说国破家亡,但他真的是千古一帝”

“有能力扫六合的君主,仅此一人”

高渐离轻抚筑,叹气道

“有他在,六国的灭亡是必然的”

筑声悠悠,再次勾起韩非心中的回忆

大业已成,只是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嬴政?


“韩非?”

使君的呼声将走神的他唤回现实

韩非见使君关切地看着自己,不禁一笑

“你这几天特意跑到我这来”

“抱着笔墨纸砚,然后心不在焉”

“是在想始皇陛下吗?”

韩非托腮,觉得一定是荆轲说漏嘴

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告诉使君的

“嗯……果然瞒不过使君”

“是在想始皇”

使君提起笔,憔悴,但还是勉强挤出个笑回应

“会成真的,相信我”

“各位名士们的要求,我尽力满足”

“下周,我再筹备一百个喵灵偶,叫上麒麟”

“我们再试一次”

韩非见使君如此为自己着想,有些感动

“好”


从那日起,韩非滴酒不沾

每日收拾自己的仪容仪表

阮籍和嵇康又来请他喝酒时,他严辞拒绝

做好这一切,他又开始想嬴政现在的模样

应该有那种帝王气质吧

和刘彻一样

然后,韩非开始思考嬴政是否还记得自己

使君笑他多虑,却不解他的心情

“韩非先生过得怎么样,不管怎么掩盖”

“我相信始皇陛下都看得出来”


终于到了那一日

使君带着麒麟上门找他

然后一同前往九泉之井

在尝试六十多次后,使君无奈地说:

“韩非先生,我尽力了,你自己来画吧”

韩非接过喵灵偶,拿起笔

写:依法治,天下治

然后由使君注灵,进入九泉之井

过了一会儿,使君眼前一亮

“韩非先生,他来了,我和麒麟先走了!”

说罢,一溜烟地冲出去


韩非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离开

然后就被温和而又霸道地抱紧怀里

“韩非,许久不见”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就像多年前第一次在秦王宫内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韩非闭上眼,享受着

有嬴政在,什么都不重要




第一次写同人文,交给自己最宠的cp

以后写文基本都拿无题当标题啦

只是会以“无题·cp名”作为标题

希望大家支持

如果发现有ky行为,删除评论不送



[周更现场]

大家好,我来给大家跪着更新了

我没有牌面了,我有罪

跪着赎罪

“或智或愚或痴或迷,记着莫妄动这残局”

忘川的日常,全当安利歌曲吧